林霰

忘羡真香!!!!

【忘羡】魂穿(四)

        蓝忘机正在乱葬岗下的集市里茫然而焦急地搜寻着。温情说魏无羡带温宁下山只是去采购食物而已,叫他不必担心;但蓝忘机心中还是惴惴不安。他总觉得此次魏无羡下山会发生什么事。

        他很担心。

        正毫无头绪地寻找着,忽然一阵急促的笛声从远方传来。寻常人难以察觉,但蓝忘机本为仙家人,耳力目力又极佳,稍加辨识便几乎可以确定这笛声来自魏无羡的陈情。

        ——糟了。

        依他对魏无羡的了解,若仅仅是为了采购,就算修炼鬼道的魏无羡在外人面前表现得再轻狂,也是绝对不会主动招惹是非的。但是这个时候对外宣称叛出江家的魏无羡已经被各家盯上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视他为定时炸弹,仇视他、想要除掉他的人多得能自成一派了。

        ——魏婴有危险。

        想到此处,蓝忘机便匆忙循着断断续续的笛音御剑飞向魏无羡所在的方向。

 

        江澄选的这个见面的院落真可谓是十分偏僻。不仅偏僻,还十分狭小。本来魏无羡和江澄处于低处就十分不利,这院子又施展不开,此时还要保护江厌离,不能把她扔在一边,因此二人应付得十分吃力。

        这附近是个集市,虽说相对偏僻,但此处又远离山区,因此魏无羡虽已御笛召唤凶尸,但附近的凶尸寥寥无几,远处的又不能立即赶来,便只有温宁在房檐上与大批敌人相斗,而江澄则在地面应付钻了空子过来攻击三人的术士。

        “江澄!”见局势越来越不利,魏无羡喊道,“你先带师姐走!这儿留给我!”

        江澄瞥了魏无羡一眼,不说话。魏无羡急了:“这么拖着不是办法!我他妈也不是让你先走,我是让你把师姐安全送回云梦!他们的目标是我,不能连累师姐!”

        “说什么屁话!老子还不是担心你一个人应付不来?”江澄打得正不爽,一句话便怼了回去。顿了顿,又低声道,“那你一个人小心点儿。可别死了!”

        “那当然。我可是夷陵老祖!”自嘲一般,魏无羡喊着,忽然笑了起来。见他这样,江澄便也不再多言,带着江厌离飞速冲出了包围。

        “阿羡!”江厌离急急回头道,“千万注意安全!我回莲花坞给你做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嘴角再一次上扬:“一定!”

 

        蓝忘机匆匆赶到时,正看见魏无羡浑身浴血,和温宁一起同不知是哪家的一众术士厮杀。地上七七八八地躺了一众死尸,魏无羡口中陈情还在断断续续响着。

        束发的发带不知何时已经掉落了。魏无羡披散着头发,目光凶狠地站在血泊之中,活像一尊邪神。仅剩的为数不多的修士们见到魏无羡这形同恶魔的样子,吓得纷纷四散而逃。

        而魏无羡赤红着双眼,手中的陈情还在发声。越来越多的凶尸从地上爬起。这些凶尸寻不到可以与之相斗的对象,便都渐渐向魏无羡摇摇晃晃地走去。

        ——糟了。再这么下去,魏婴极有可能会被反噬。

        蓝忘机飞速俯冲下去。避尘出鞘,直直砍向魏无羡手中的陈情。

        一边已经陷入狂化状态的温宁见避尘飞向魏无羡,飞快地扑了过去,一掌将避尘拍得偏离了原来的轨迹,继而冲向蓝忘机。

        蓝忘机眉头紧皱。此刻他并没有心思理会温宁的攻击。他只想唤醒魏无羡!

        就像血洗不夜天那时一样,蓝忘机离魏无羡也不过咫尺,却只能看着他堕入越来越深的黑暗之中。

        不顾温宁的进攻,蓝忘机扑向失去神智的魏无羡,紧紧地抱住他。魏无羡手中的陈情被蓝忘机一把夺下,笛声戛然而止,二人身后躁动的温宁也渐渐停止了恐怖的咆哮。

        “魏婴!”蓝忘机大声呼唤着魏无羡的名字。魏无羡却一直呆滞着,虽然不再动作,却也没有恢复正常。

        ——他们不能再滞留在这里了。很快会有人找到这里来。继续留在这里会很危险。

        于是,刻不容缓地,蓝忘机背上魏无羡,御剑赶回云深不知处。

 

        云深不知处,静室。

        蓝忘机手足无措地望着面前面如死灰的魏无羡。

        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血洗不夜天那一次,魏无羡也是这样。当时的蓝忘机对魏无羡说了很多很多话,用尽了灵力、想尽了办法,魏无羡都只是不停地拒绝他,不停地无意识重复同一句话。

        那个时候,直到蓝忘机回姑苏蓝氏领罚,魏无羡也没有清醒过来。

        而这次,蓝忘机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如今唯一令人感到安慰的事情是,魏无羡被他藏在云深不知处,他很安全。没有人知道他在这。就算知道,也没有人敢贸然闯入四大家族之一的姑苏蓝氏。蓝忘机不用再为魏无羡的安全提心吊胆了。

        现在,如果说让魏无羡清醒只是时间问题,那么蓝忘机会一直等在他身边,寸步不离。

 

        混沌。黑暗。

        迷蒙中,魏无羡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

        他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隐隐约约地,他听见有人在叫一个名字。这个声音很熟悉,但他一时想不起来这声音属于谁。这个名字好像也很熟悉,但他听不真切。

        但是,出于本能地,他不想听见有人叫这个名字。他不想被任何人、任何声音打扰。

        他不想醒来,不想面对以后将要发生的事情,也不想面对世人对他的误解和憎恶。他知道,一旦醒来,他就要受到惩罚了。

        这种惩罚不是区区肉体上的惩罚,而是众叛亲离,是与世为敌,是孑然一身。

        他依稀记起,小的时候,有人告诉他,要做正确的事,否则就要挨罚。

        可是现在,他明明什么都没做错。

        明明,什么都……

        “——我到底哪里做错了!我不是,我……不是我……”

 

        怀里的人似是被魇住了,不停地挣扎,不停地呓语。蓝忘机从来没见过这样的魏无羡。

        蓝忘机和魏无羡长期相处的时段,大致可以分为三段。最长的一段是两人相互爱慕的时段。除了这一段,便是魏无羡云深不知处求学的时段和二人击杀屠戮玄武的时段。

        重生后和蓝忘机在一起的魏无羡是自由而安心的。无论发生什么,蓝忘机总会寸步不离地伴在他左右。就算天塌了,也有含光君顶着,断断轮不到他魏无羡来扛。这样的魏无羡,每夜睡得踏踏实实,不会梦魇。

        而求学时的魏无羡正处于少年恣意潇洒、意气风发之时,自然也不会流露出委屈或者悲伤的感情。

        甚至在阴暗不见天日、前途未卜的屠戮玄武洞中,负伤高烧的魏无羡也不曾有一点退缩。

        但是,在蓝忘机不在的时候,江家覆灭、失去金丹后修炼鬼道的魏无羡,那个被称作夷陵老祖的魏无羡,被所有人认为放荡不羁、一身邪气、杀人不眨眼、手中攥满了人命的魏无羡……却蜷缩在梦境的角落里无声地挣扎着。就连坠入梦魇时,都不曾发出半点声音,甚至连一声咆哮或者一滴泪水,都没有。

        ——魏婴……

        蓝忘机越来越紧地抱住魏无羡。

        这些都是他从前没有想到的。

        年少时的他只知魏无羡修鬼道,只觉得魏无羡修了鬼道心性有损,只想着把魏无羡带走藏起来。

        却没想过要去了解魏无羡修鬼道的原因,没想过魏无羡被全世界误解、有苦不能言的孤独,没想过魏无羡还在乎着什么、还畏惧着什么。

        而后来的他只想着他思念之人回来了,却没有想过魂魄完整的魏无羡十三年间都没有夺舍,也没想过魏无羡为什么没有夺舍,甚至就连问灵,都得不到他的消息。

        “云深不知处……”

        “回云深不知处……”

        蓝忘机心如刀绞。同样的一句话。

        在重生后被金光瑶揭穿身份、被金凌捅刀受伤昏迷的时候,魏无羡也说过这句话。

        蓝忘机不知道众叛亲离是什么滋味。但是他知道,从小被收养的魏无羡,连累最亲近的师姐的魏无羡,眼睁睁看着江家被灭门却无能为力的魏无羡,一定体会过世界上最深刻的孤独。

        魏无羡需要的,是一个家啊。

---------------------------------------------------------------

那什么,要是有什么ooc啊逻辑问题啊语病啊错字啊或者文风恶心啊这些问题欢迎在评论区指正……当然问题不大的话也不用特意去找(没人会这样的2333


【忘羡】魂穿(三)

        姑苏,云深不知处。寒室。

        蓝忘机与蓝曦臣隔着一张茶几面对面端坐着。茶香缭绕,水汽袅袅,二人皆沉默不语。

        半晌,蓝曦臣开口道:“忘机。”仔细端详对面之人神情,蓝曦臣继而斟酌着缓慢道:“可是有事求于我?”

        蓝忘机垂眸。自从前日“偶遇”魏无羡,他就一直在思索自己当下该如何做。虽然魂穿世界不同于现世,这里因果的改变不会对现世造成影响,但蓝忘机仍然不希望魏无羡受到任何一点伤害。而且他尚未知晓如果在混穿世界死亡,魏无羡的灵魂会不会受到伤害。他不敢冒险。他必须保护好魏无羡。

        “兄长,”蓝忘机似是在思索着什么,徐徐道,“你可还记得在兰陵花宴后,我曾言欲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

        闻言,蓝曦臣微怔,点了点头。

       “我想将魏婴……藏在云深不知处。”

 

        蓝曦臣近日只知自己的弟弟似是已有心悦之人,内心也暗暗有猜想过是哪位仙家女子,却未料到蓝忘机爱慕之人竟是魏无羡。

        他本以为蓝忘机是因为与魏无羡经历过生死,在心底将魏无羡视为看重的人,情绪才会受到魏无羡影响……却没想到这个看重,竟是如此之重。

        见蓝曦臣半晌未答话,蓝忘机道:“兄长自不必过虑。我与魏婴……相识甚久,彼此……有很深刻的了解。他会安分地留在云深不知处。”话毕,似是要掩饰什么情绪,蓝忘机微微低下了头。但这不露痕迹的掩饰,被身为兄长、除现世的魏无羡之外最了解蓝忘机的蓝曦臣尽收眼底。

         “忘机。”蓝曦臣直视着蓝忘机道:“并非打探你与魏公子之间的私事,但身为兄长,我想问一句,你为何能……如此坚信魏公子会留在云深不知处?你与魏公子虽可算是生死之交,也相识已久,但相处时间并不长。如此……”

         “又如何能说彼此了解深刻呢?”

        蓝忘机犹豫道:“兄长,其实……我与魏婴,在十几年后,将会成为道侣。”

 

        长达几个时辰的叙述,蓝忘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完整地告诉了蓝曦臣。对于自己的弟弟与魏无羡结为道侣之事蓝曦臣虽不全信,但毕竟蓝忘机是他最亲近的人,蓝曦臣知道蓝忘机不会对他说谎。

        蓝忘机也知道蓝曦臣在此事上不会过多地干涉他,才求助于自己的兄长。

        于是,丝毫没有耽搁地,在得到蓝曦臣的同意后,蓝忘机迅速地前往乱葬岗。

 

        一路上,蓝忘机努力地思索当前的局势。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如今这个时段,正卡在所有事情的转折点上。魏无羡离开江家,江厌离金子轩婚期将至,若再晚一些时候,便是穷奇道截杀,魏无羡中计,温宁误杀金子轩。自此之后,事态便是急转直下,到那时若仅凭他一人之力,不可能再护魏无羡周全。

        因此,此去乱葬岗,他必须把魏无羡带回云深不知处。无论用什么办法。

        然而事态却并没有蓝忘机想像得那样顺利。

        当赶到乱葬岗的时候,他发现魏无羡并不在。

        温宁也不在。

        ——魏无羡带着温宁下山了。

 

        魏无羡正带着温宁在集市采购。上次遇见蓝忘机后魏无羡全然不记得自己下山要买土豆,再加上温宁恢复神智、温情和温家人一起庆祝消耗了本就不多的食物,如今乱葬岗上的食物已经快要告罄了。

        恢复神智之后的温宁可是个好苦力,至少比挂在魏无羡腿上不松手的温苑要强一些,又不像之前那样会失控,于是魏无羡便把他带下山了。

        正四下闲逛着,魏无羡忽然瞥见一片熟悉的衣角,便匆匆跟了上去。转过几条偏僻的巷道,在某个闲置的空院落里,魏无羡见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

        “……阿羡!”

        听见熟悉而亲切的声音,魏无羡心底忽然涌上来一种想哭的冲动。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有许多年没见到师姐了。这个从前全世界对他最好的人,现在活生生地重新站在他面前。

         ……从前?

         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

         现在师姐也是全世界对他最好的人啊。

         ……不。还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这个人……把自己的全部感情都倾注在他身上,就好像,他们彼此的世界中,只有对方。

        可是这个人,究竟是谁?

        ——如果他再次提出要带我回云深不知处,我就,就……

        就什么?

         ……蓝湛?

        最近的自己为什么总是一遍一遍得想起他。每次面对他,心里又会莫名地内疚难过。想到蓝湛说在云深不知处可以保护自己,心中就莫名地感动,就会产生一种想要立刻和他走的冲动……理智却又一次次地把他拖回原地。

        ……自己到底在纠结些什么!

        见魏无羡神色有异,一旁的江澄瞪着他,道:“怎么,见到我姐,你不高兴啊?”

        魏无羡斜了他一眼:“你闭嘴。”转而对江厌离道:“师姐这是……要和金子轩成亲了?”

       “否则呢,你以为要嫁给你吗?”江澄道。魏无羡懒得理他,继续对江厌离道:“前几日在酒楼听说啦。”

        “是啊,”江厌离原地转了一圈,大红的婚服在阳光下格外耀眼,“快帮我看看,好不好看?”

        “好看。”魏无羡的眼眶有些湿润。这是从小到大一直陪伴他的、比亲姐姐还亲的师姐,是为数不多的真心对他好的人之一。如今,全世界最好的师姐,终于要嫁人了。

        正感触着,院落的门突然被人踢飞了。

        院子上空也渐渐出现越来越多御剑的术士。

        魏无羡心中暗道不妙,自己或者江澄这是被人盯上了。

        为首一人甚是面生,居高临下道:“江宗主。前日听说魏无羡叛逃江氏,云梦江氏已将其逐出家门。今日此情此景,鄙人私以为……并非如传言所说啊。”

        闻言江澄并未答话,左手却已悄悄覆上佩戴紫电的右手。

        见状魏无羡心道,不管这些人是哪家的,现在江澄和师姐与自己私会已经被发现,用不了多久夷陵老祖和云梦江氏假分裂、江家家主私会魏无羡的传闻在仙门百家就会人尽皆知。

        到时世人不免又会纷纷揣测自己,甚至还会给云梦江氏扣上一顶暗中策划欲一家做大的帽子。

        除非……

       想到此处,魏无羡伸手摸向腰间陈情。

【忘羡】魂穿(二)

        “乱葬岗啊……”魏无羡环顾四周,看着熟悉的场景,感叹道,“还挺怀念的。毕竟外边的人都说这是我的老巢。哈。”伸了个懒腰,魏无羡忽然想起什么,但这想法又猛地从心底溜走,让人抓不住。

        “刚才在伏魔洞……我想起有什么要紧事……来着?”魏无羡沉默了一会,又自言自语道,“算了……在这乱葬岗上,又有什么事不是要紧事的。走了走了。”

         沿着熟悉的道路走着,魏无羡心头始终萦绕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异样感。他感觉自己这是第一次体验到什么叫茫然。他觉得有什么在从自己的脑海里飞速流逝着,像大漠里的流沙,又好似燃烧的枯木,一边消亡,一边噼啪作响,令人心惊,却又不知为何心惊。

        这是哪里?

        ——乱葬岗。

        我是谁?

        ——被世人称作夷陵老祖的魏无羡。

        我此刻要去何处?

        ——下山买土豆。

        ……买土豆?

        魏无羡感觉自己好久没买土豆了。这之前自己和温家人都吃的什么来着?

       “魏、无、羡!”

        温情忽然从魏无羡背后冒出来,气冲冲地叫道,“阿苑还有大家都还饿着肚子呢!你倒在这儿发起呆了!找死吗!”

        于是魏无羡彻底忘记自己到底要想起什么,拖着刚刚被他从土里拔出来的温苑下山买土豆去了。

 

 

        “……兄长。”蓝忘机转过身,轻轻地在魏无羡身旁和衣躺下,“开始吧。”

         陷入魂穿世界的人是无法被现世的外部因素叫醒的。若想醒来,只能由魂穿者自己看破矛盾,走出魂穿世界。

         并非不相信魏无羡能够自己醒来,只是,蓝忘机希望自己可以陪在魏无羡身边——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对方是否记得他。在魏无羡被献舍魂归现世后,蓝忘机只想时时刻刻寸步不离地护着他。他已经害怕等待了。

         日头高照。香炉中再次升起缕缕香气。阳光从窗外茂密花树的枝叶间穿过,打在纸窗上,淡淡的光影落在魏无羡和蓝忘机二人的面庞上。蓝曦臣完成术式的最后一部分,望着灵魂同样坠入魂穿世界的蓝忘机脸上坚定的表情,默默地退出静室,轻轻地带上了门。

 

 

        再次睁眼时,蓝忘机发现自己正站在街边。

        他此刻身处之地乃一繁华的集市。街道上人头攒动,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茫茫人海,却唯独不见他欲寻之人。

        蓝忘机在街上缓慢地走着,目光飞速地掠过街市的每一个角落。

        ——没有。哪里都没有。

        也许是方位出了差池?不,也许在这个世界,魏无羡本就不和自己一起。是他心急了。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是什么时候,他一无所知。

        正思索着,蓝忘机忽然觉得脚边被什么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个孩子。

        是儿时的蓝愿。

        而此时小温苑也正抬起头。四目相对,蓝忘机刚想说点什么,温苑忽然大哭起来。

        于是蓝忘机成功地判断出如今是什么时间、自己身在何处。按照记忆中事情发展的顺序,只要他放任温苑再哭一会,应该就会见到魏无羡了。

        果不其然,刚一抬头,蓝忘机便瞥见人群中一闪而过的黑衣,和飘动的鲜红发带,却迟迟不见那人走来。只见魏无羡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藏在人群里,一副似是憋不住马上就要爆发出一阵笑声的样子。

        温苑的哭声越来越大,周围的人渐渐以蓝忘机为中心聚了起来。

        蓝忘机想了想,弯下腰把嚎啕的温苑抱了起来,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见蓝忘机并没有凶他,温苑很快便止住了哭声。四周的人见没有热闹看,也都无趣地散了。

        于是行人依旧来来往往,街市依然热热闹闹,而此刻蓝忘机的眼前只有魏无羡。

        “……蓝湛?这么巧,你怎么在这?”脱口而出。听见这句话,蓝忘机的心猛地一沉。

        “……魏婴。”蓝忘机定定望住魏无羡。

         ——心怀执念的人,很有可能受其影响被困在魂穿的世界里。若滞留过久,甚至会逐渐忘记现世之事,不再醒来。

        逐渐忘记,现世之事。

        蓝忘机不是抱有侥幸心理的人。但是此刻,他希望眼前的人像平时捉弄他一般,捧腹大笑着对他说,不玩了不玩了,逗你的。

        “嗯?怎么?”见蓝忘机神色古怪,魏无羡心头忽然也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蓝湛要问自己什么?

         魏无羡记得,射日之争中,蓝忘机说,要带他回云深不知处。当时自己说了一些不大好听的话,内心也很排斥。

         但是现在,他忽然生出一种渴望,一种强烈的渴望,只要蓝忘机再次说要带他回去,他就,就……

         正想着,魏无羡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拽住,这才发现温苑已经重新挂到自己身上。思绪被打断,魏无羡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便只好转移话题道:“啊哈哈哈蓝湛,看你这是来夷陵这边夜猎?好不容易碰上一次,来来来我请你吃饭。”

         见蓝忘机没拒绝,魏无羡便拖着腿部挂件温苑,拽着蓝忘机去了一家酒楼。

 

 

        夜里,躺在伏魔洞石床上的魏无羡辗转反侧。想起白日里蓝忘机在酒楼对他说的话,魏无羡不知怎的有些窃喜,更多的却是难过与不安。

        ——“魏婴,和我回云深不知处。并非责罚,在云深不知处,我可护你。”

        可自己不能置温氏几十人于不顾。

        ——“温氏亦可一并收留。”

        可……这下魏无羡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但他也不想欠蓝忘机人情。总之,最后他还是没有答应。席间二人气氛十分尴尬,饭毕蓝忘机道几日后还会来乱葬岗寻魏无羡,说完便离开了。待魏无羡回过神去付账时,却发现饭钱已经被先行一步的蓝忘机付过了。

        啊,这个蓝湛。之前自己明明说过要请他的。

        嘿,蓝湛这家伙,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把自己当好兄弟的嘛。

        这样想着,魏无羡心下便释然了。

        也不是孤身一人啊。

--------------------------------------------------------------------

分析:这里便是和原著的交集和分支了。实在抱歉我描写人物的功力远远比不上秀秀,可能还有点ooc。然后这里的话想必大家都读出来了,坠入魂穿世界的魏无羡已经(暂时性)忘记现世的事情了,自动将自己代入前世的往事中。(其实是个渐变的过程,刚开始醒来的时候还记得之前的事情,然后出来的时候脑海中还有对乱葬岗是怀念的想法,但是很快的就忘记了)然而有些潜意识的情感还是会多多少少流露出来,我功力不够,文中可能有一点点体现吧,希望你们能读出来……而二哥哥因为是施了法进来的所以记忆不会缺失;而且二哥哥是十三年后的二哥哥,所以和当初的少年叽的所作所为肯定有差别。分支也就是因为这些因素了。

【忘羡】魂穿(一)

         和蓝忘机成为道侣之后,魏无羡整日粘着他的二哥哥不放。

         云深不知处的小辈们已经习惯了他们的含光君随身携带一只夷陵老祖的日子了。除了偶尔听到蓝景仪在背后吐槽他“好吃懒做游手好闲”时魏无羡会冒出来喊一句“岂有此理,简直是胡说八道”以外,日子过得倒也是十分舒坦。
         这样平静的生活让前世在乱葬岗待了许久、动不动就被世人扣屎盆子的魏无羡产生了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久而久之魏无羡都怀疑自己是不是闲出病了,因为近几个月他不是梦见自己孤身一人醒来寻不见蓝忘机的身影,就是梦见师姐穿着大红的嫁衣和金子轩一同倒在血泊中,要么就是梦见江澄一剑将他刺穿口中还喊着“你赔我爹娘还我姐姐”。过往与现实假假真真编织成梦境撕扯着他,魏无羡渐渐地有点不敢入眠,在蓝忘机地怀里一夜一夜地只能假寐;而白天反正闲来无事,便成日恍恍惚惚,半睡半醒。
         这日蓝忘机在兰室讲学,魏无羡正困着便没有一同跟去。迷迷糊糊一觉醒来只觉得窗外鸟语花香春光正好,此情此景若再喝点小酒岂不美哉。这样想着,魏无羡把静室地板下蓝忘机放置的几坛天子笑搬了出来,把窗户一开,坐在窗边一边喝酒一边吹风,被风吹得头昏脑胀还自认为赏春饮酒真是风流。
        也不知道喝了多久还不见蓝忘机回来,魏无羡踢了踢脚边几个空了的酒坛子,倍感无聊。“蓝湛怎么还不回来……嗝,”打了个酒嗝,似是有些醉了,魏无羡开始胡言乱语,“……蓝二哥哥再不回来,嗝,我就把你养的兔子烤了。”

         说着,魏无羡看着远处角落里一个不知道是什么但是被他想象成了一只兔子的东西,胡乱念了个咒,又从怀里掏出一沓符箓,随便抽了一张扔了过去。这之后没过一会儿,魏无羡便又觉得睡意袭来。

       身体如同陷入泥潭,头也昏昏沉沉。伴着一股不知从何处而来的熟悉的香气,魏无羡终于昏睡了过去。


         

          滴答。
          嗯,水声?下雨了吗?迷迷糊糊地,一觉醒来的魏无羡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嘟囔道: “蓝湛……过来一起喝天子笑——呃?”

         魏无羡瞬间睡意全无。这声音,这这这不对劲啊?这不是自己的声音吧?可是莫名还很熟悉,这声音是……

         已经习惯了莫玄羽的声音的魏无羡思索半晌才发觉,这是自己前世的声音。
         四周漆黑一片。在自己躺着的地方摸索了一阵,魏无羡发觉这地方好像是伏魔洞。想起前世自己和蓝忘机讲“这儿叫伏魔洞是因为我这个被世人称作魔头的夷陵老祖经常在这儿睡觉”,魏无羡忽然觉得有些好笑,又莫名觉得有点甜。
         就这样坐了一会,魏无羡才反应过来有些奇怪。这是什么?又是做梦?近日做梦都是些片段,模模糊糊地把往事乱七八糟地杂糅起来给他一记痛击,然后他就会惊醒。现在如果也是在做梦,那他就不得不叹服自己的想象力真是取得了长足进步,这细节,这连贯性……
         ——这真的是梦?魏无羡不知道。难不成是香炉搞的鬼?可是以往香炉起作用时他都是和蓝忘机一起入梦,就算也许两个人会暂时忘记现世之事,但梦中的内容也都是两人之间的回忆或者某一方曾经的梦境。前世魏无羡上了乱葬岗之后和蓝忘机接触也不过几次,而且他敢肯定自己从未做过这样的梦。自己这莫不是……魂穿了?
         若是魂穿,那现世的自己便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身体。虽然暂时不会腐坏,但……看起来可能跟个死人差不多吧?想到这里魏无羡一阵恶寒。蓝湛若看到自己了无生气地躺在地上……魏无羡不太敢想下去。虽然他知道蓝忘机肯定不会因为自己“状似身死”就把他给埋了,但是果然自己也不能停留在这个时空里吧,现世的自己长眠不醒,蓝湛得多着急。
        得赶快想办法让自己回到现世莫玄羽那具身体里去。
         这样想着,魏无羡拍拍屁股,走出了伏魔洞。

         
       “魏婴!”蓝忘机刚刚讲完学回到静室,就看到魏无羡背朝天面朝地以一个被害了的姿势伏在地上。眼前的景象可谓惨不忍睹:散落满地的符纸,打碎了的酒坛,大开着的窗户,桌子上练字的纸被风吹得乱七八糟。若不是魏无羡的呼吸声还响着,蓝忘机几乎要以为有谁谋害了他的心上人。
          蓝忘机无奈地摇了摇头,把魏无羡抱到床上换了衣服,摆成蓝氏睡姿塞进被子里,然后开始打扫被魏无羡弄得一片狼藉的静室。
         ——蓝忘机把散落满地的符纸一张一张捡起来,仔细挑选,把弄脏了不能用的挑出来扔掉,又把剩下的完好的整理成一沓,放在魏无羡枕边,摆好。魏无羡仍没有醒来。
         ——蓝忘机把打碎了的酒坛的碎片收集好,扔掉,收起东倒西歪的酒杯,把地板上的酒渍清理干净。魏无羡仍没有醒来。
         ——蓝忘机把大开着的、吹着早春仍微凉的风的窗户关得严严实实,拂掉从窗外被风吹落到窗台上的花瓣,又将桌子上凌乱的几张字帖收好,整整齐齐地摆成一小摞。魏无羡还是没有醒来……

         
         “魏公子这个样子,看起来像是生魂离体了。”蓝曦臣皱眉环视静室一周,视线定格在了摆在一角的香炉上,“这只香炉……”
          “兄长,可是此香炉有何不妥?”蓝忘机问道。      
         蓝曦臣沉吟片刻,走向那只香炉,打开盖子查看里边的灰烬。“从灰烬看起来,魏公子昏倒之前似是点燃过这只香炉。”

         蓝忘机皱眉道:“此前我与魏婴也曾点燃过这只香炉……除了会梦见一些往事相关,其余并无不妥。”
          “何时?”
          见蓝忘机似是不解,蓝曦臣解释道,“我的意思是,你与魏婴从前点燃这只香炉,一般是在何时?”
          “……夜间。”
          蓝曦臣似是想起什么,沉默不语。半晌,道:“那便是了。云深不知处被火烧之时,我曾携藏书躲避温氏追杀,躲藏的日子里只能读书消遣。书中有记载过一只和此十分相似的香炉,夜中点燃可忆往事、了夙愿,而白日里点燃,尤其是对于魂魄不稳的人,甚至可以使其产生魂穿效应——也就是,灵魂陷入非现世之地,重现过往或预知未来。”
         顿了顿,似是不愿再继续,蓝曦臣扭头望向蓝忘机,艰难道:
         “心怀执念的人,很有可能受其影响被困在魂穿的世界里……若滞留过久,甚至……会逐渐忘记现世之事,不再醒来。”

是刀_(:з」∠)_蓝二哥哥不哭不哭羡羡最后回来了的(❁´◡`❁)*✲゚*
我感觉这是我有史以来画得最好的一张了哈哈哈 喜欢的话记得点那个小手手和那个小心心
图中没有羡羡但是依然贴了羡羡的标签是因为……有汪叽在的地方就不能没有wifi!他俩的名字必须同时出现哈哈哈哈
然后小声叭叭一下不嫌麻烦的话顺便可以关注我一下哈哈哈
最近沉迷画魔道和美男所以可能有空就会产魔道的粮(忘羡为主
嗯,没屁放了,就这样

11.5江澄生日快乐鸭!!
这张的羡羡画得有点草率实在对不起(ಥ_ಥ)
时间比较赶也没画什么背景_(:з」∠)_
我只站江澄和羡羡的兄弟情谊,毕竟舅舅最直2333 cp的话只站忘羡啦 wifi只属于汪叽
就酱

这次真的画了好久_(:з」∠)_喜欢的话点个推荐吧

魏无羡10.31生日快乐!
贺图一张(明天上色),细节有糖(挺明显的)
服装设定参考魔道漫画
希望上色后不会毁掉这张线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