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霰

忘羡真香!!!!

【忘羡】魂穿(二)

        “乱葬岗啊……”魏无羡环顾四周,看着熟悉的场景,感叹道,“还挺怀念的。毕竟外边的人都说这是我的老巢。哈。”伸了个懒腰,魏无羡忽然想起什么,但这想法又猛地从心底溜走,让人抓不住。

        “刚才在伏魔洞……我想起有什么要紧事……来着?”魏无羡沉默了一会,又自言自语道,“算了……在这乱葬岗上,又有什么事不是要紧事的。走了走了。”

         沿着熟悉的道路走着,魏无羡心头始终萦绕着一种挥之不去的异样感。他感觉自己这是第一次体验到什么叫茫然。他觉得有什么在从自己的脑海里飞速流逝着,像大漠里的流沙,又好似燃烧的枯木,一边消亡,一边噼啪作响,令人心惊,却又不知为何心惊。

        这是哪里?

        ——乱葬岗。

        我是谁?

        ——被世人称作夷陵老祖的魏无羡。

        我此刻要去何处?

        ——下山买土豆。

        ……买土豆?

        魏无羡感觉自己好久没买土豆了。这之前自己和温家人都吃的什么来着?

       “魏、无、羡!”

        温情忽然从魏无羡背后冒出来,气冲冲地叫道,“阿苑还有大家都还饿着肚子呢!你倒在这儿发起呆了!找死吗!”

        于是魏无羡彻底忘记自己到底要想起什么,拖着刚刚被他从土里拔出来的温苑下山买土豆去了。

 

 

        “……兄长。”蓝忘机转过身,轻轻地在魏无羡身旁和衣躺下,“开始吧。”

         陷入魂穿世界的人是无法被现世的外部因素叫醒的。若想醒来,只能由魂穿者自己看破矛盾,走出魂穿世界。

         并非不相信魏无羡能够自己醒来,只是,蓝忘机希望自己可以陪在魏无羡身边——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对方是否记得他。在魏无羡被献舍魂归现世后,蓝忘机只想时时刻刻寸步不离地护着他。他已经害怕等待了。

         日头高照。香炉中再次升起缕缕香气。阳光从窗外茂密花树的枝叶间穿过,打在纸窗上,淡淡的光影落在魏无羡和蓝忘机二人的面庞上。蓝曦臣完成术式的最后一部分,望着灵魂同样坠入魂穿世界的蓝忘机脸上坚定的表情,默默地退出静室,轻轻地带上了门。

 

 

        再次睁眼时,蓝忘机发现自己正站在街边。

        他此刻身处之地乃一繁华的集市。街道上人头攒动,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

        茫茫人海,却唯独不见他欲寻之人。

        蓝忘机在街上缓慢地走着,目光飞速地掠过街市的每一个角落。

        ——没有。哪里都没有。

        也许是方位出了差池?不,也许在这个世界,魏无羡本就不和自己一起。是他心急了。这里是什么地方、现在是什么时候,他一无所知。

        正思索着,蓝忘机忽然觉得脚边被什么绊了一下。低头一看,是个孩子。

        是儿时的蓝愿。

        而此时小温苑也正抬起头。四目相对,蓝忘机刚想说点什么,温苑忽然大哭起来。

        于是蓝忘机成功地判断出如今是什么时间、自己身在何处。按照记忆中事情发展的顺序,只要他放任温苑再哭一会,应该就会见到魏无羡了。

        果不其然,刚一抬头,蓝忘机便瞥见人群中一闪而过的黑衣,和飘动的鲜红发带,却迟迟不见那人走来。只见魏无羡一脸看好戏的表情藏在人群里,一副似是憋不住马上就要爆发出一阵笑声的样子。

        温苑的哭声越来越大,周围的人渐渐以蓝忘机为中心聚了起来。

        蓝忘机想了想,弯下腰把嚎啕的温苑抱了起来,轻轻地拍着他的背。见蓝忘机并没有凶他,温苑很快便止住了哭声。四周的人见没有热闹看,也都无趣地散了。

        于是行人依旧来来往往,街市依然热热闹闹,而此刻蓝忘机的眼前只有魏无羡。

        “……蓝湛?这么巧,你怎么在这?”脱口而出。听见这句话,蓝忘机的心猛地一沉。

        “……魏婴。”蓝忘机定定望住魏无羡。

         ——心怀执念的人,很有可能受其影响被困在魂穿的世界里。若滞留过久,甚至会逐渐忘记现世之事,不再醒来。

        逐渐忘记,现世之事。

        蓝忘机不是抱有侥幸心理的人。但是此刻,他希望眼前的人像平时捉弄他一般,捧腹大笑着对他说,不玩了不玩了,逗你的。

        “嗯?怎么?”见蓝忘机神色古怪,魏无羡心头忽然也升起一股莫名的情绪。蓝湛要问自己什么?

         魏无羡记得,射日之争中,蓝忘机说,要带他回云深不知处。当时自己说了一些不大好听的话,内心也很排斥。

         但是现在,他忽然生出一种渴望,一种强烈的渴望,只要蓝忘机再次说要带他回去,他就,就……

         正想着,魏无羡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衣角被拽住,这才发现温苑已经重新挂到自己身上。思绪被打断,魏无羡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便只好转移话题道:“啊哈哈哈蓝湛,看你这是来夷陵这边夜猎?好不容易碰上一次,来来来我请你吃饭。”

         见蓝忘机没拒绝,魏无羡便拖着腿部挂件温苑,拽着蓝忘机去了一家酒楼。

 

 

        夜里,躺在伏魔洞石床上的魏无羡辗转反侧。想起白日里蓝忘机在酒楼对他说的话,魏无羡不知怎的有些窃喜,更多的却是难过与不安。

        ——“魏婴,和我回云深不知处。并非责罚,在云深不知处,我可护你。”

        可自己不能置温氏几十人于不顾。

        ——“温氏亦可一并收留。”

        可……这下魏无羡找不到拒绝的理由,但他也不想欠蓝忘机人情。总之,最后他还是没有答应。席间二人气氛十分尴尬,饭毕蓝忘机道几日后还会来乱葬岗寻魏无羡,说完便离开了。待魏无羡回过神去付账时,却发现饭钱已经被先行一步的蓝忘机付过了。

        啊,这个蓝湛。之前自己明明说过要请他的。

        嘿,蓝湛这家伙,嘴上不说,心里还是把自己当好兄弟的嘛。

        这样想着,魏无羡心下便释然了。

        也不是孤身一人啊。

--------------------------------------------------------------------

分析:这里便是和原著的交集和分支了。实在抱歉我描写人物的功力远远比不上秀秀,可能还有点ooc。然后这里的话想必大家都读出来了,坠入魂穿世界的魏无羡已经(暂时性)忘记现世的事情了,自动将自己代入前世的往事中。(其实是个渐变的过程,刚开始醒来的时候还记得之前的事情,然后出来的时候脑海中还有对乱葬岗是怀念的想法,但是很快的就忘记了)然而有些潜意识的情感还是会多多少少流露出来,我功力不够,文中可能有一点点体现吧,希望你们能读出来……而二哥哥因为是施了法进来的所以记忆不会缺失;而且二哥哥是十三年后的二哥哥,所以和当初的少年叽的所作所为肯定有差别。分支也就是因为这些因素了。

评论(6)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