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霰

忘羡真香!!!!

【忘羡】魂穿(三)

        姑苏,云深不知处。寒室。

        蓝忘机与蓝曦臣隔着一张茶几面对面端坐着。茶香缭绕,水汽袅袅,二人皆沉默不语。

        半晌,蓝曦臣开口道:“忘机。”仔细端详对面之人神情,蓝曦臣继而斟酌着缓慢道:“可是有事求于我?”

        蓝忘机垂眸。自从前日“偶遇”魏无羡,他就一直在思索自己当下该如何做。虽然魂穿世界不同于现世,这里因果的改变不会对现世造成影响,但蓝忘机仍然不希望魏无羡受到任何一点伤害。而且他尚未知晓如果在混穿世界死亡,魏无羡的灵魂会不会受到伤害。他不敢冒险。他必须保护好魏无羡。

        “兄长,”蓝忘机似是在思索着什么,徐徐道,“你可还记得在兰陵花宴后,我曾言欲带一人回云深不知处?”

        闻言,蓝曦臣微怔,点了点头。

       “我想将魏婴……藏在云深不知处。”

 

        蓝曦臣近日只知自己的弟弟似是已有心悦之人,内心也暗暗有猜想过是哪位仙家女子,却未料到蓝忘机爱慕之人竟是魏无羡。

        他本以为蓝忘机是因为与魏无羡经历过生死,在心底将魏无羡视为看重的人,情绪才会受到魏无羡影响……却没想到这个看重,竟是如此之重。

        见蓝曦臣半晌未答话,蓝忘机道:“兄长自不必过虑。我与魏婴……相识甚久,彼此……有很深刻的了解。他会安分地留在云深不知处。”话毕,似是要掩饰什么情绪,蓝忘机微微低下了头。但这不露痕迹的掩饰,被身为兄长、除现世的魏无羡之外最了解蓝忘机的蓝曦臣尽收眼底。

         “忘机。”蓝曦臣直视着蓝忘机道:“并非打探你与魏公子之间的私事,但身为兄长,我想问一句,你为何能……如此坚信魏公子会留在云深不知处?你与魏公子虽可算是生死之交,也相识已久,但相处时间并不长。如此……”

         “又如何能说彼此了解深刻呢?”

        蓝忘机犹豫道:“兄长,其实……我与魏婴,在十几年后,将会成为道侣。”

 

        长达几个时辰的叙述,蓝忘机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完整地告诉了蓝曦臣。对于自己的弟弟与魏无羡结为道侣之事蓝曦臣虽不全信,但毕竟蓝忘机是他最亲近的人,蓝曦臣知道蓝忘机不会对他说谎。

        蓝忘机也知道蓝曦臣在此事上不会过多地干涉他,才求助于自己的兄长。

        于是,丝毫没有耽搁地,在得到蓝曦臣的同意后,蓝忘机迅速地前往乱葬岗。

 

        一路上,蓝忘机努力地思索当前的局势。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如今这个时段,正卡在所有事情的转折点上。魏无羡离开江家,江厌离金子轩婚期将至,若再晚一些时候,便是穷奇道截杀,魏无羡中计,温宁误杀金子轩。自此之后,事态便是急转直下,到那时若仅凭他一人之力,不可能再护魏无羡周全。

        因此,此去乱葬岗,他必须把魏无羡带回云深不知处。无论用什么办法。

        然而事态却并没有蓝忘机想像得那样顺利。

        当赶到乱葬岗的时候,他发现魏无羡并不在。

        温宁也不在。

        ——魏无羡带着温宁下山了。

 

        魏无羡正带着温宁在集市采购。上次遇见蓝忘机后魏无羡全然不记得自己下山要买土豆,再加上温宁恢复神智、温情和温家人一起庆祝消耗了本就不多的食物,如今乱葬岗上的食物已经快要告罄了。

        恢复神智之后的温宁可是个好苦力,至少比挂在魏无羡腿上不松手的温苑要强一些,又不像之前那样会失控,于是魏无羡便把他带下山了。

        正四下闲逛着,魏无羡忽然瞥见一片熟悉的衣角,便匆匆跟了上去。转过几条偏僻的巷道,在某个闲置的空院落里,魏无羡见到了两张熟悉的面孔。

        “……阿羡!”

        听见熟悉而亲切的声音,魏无羡心底忽然涌上来一种想哭的冲动。他忽然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有许多年没见到师姐了。这个从前全世界对他最好的人,现在活生生地重新站在他面前。

         ……从前?

         自己为什么会这么想?

         现在师姐也是全世界对他最好的人啊。

         ……不。还有一个很重要很重要的人。这个人……把自己的全部感情都倾注在他身上,就好像,他们彼此的世界中,只有对方。

        可是这个人,究竟是谁?

        ——如果他再次提出要带我回云深不知处,我就,就……

        就什么?

         ……蓝湛?

        最近的自己为什么总是一遍一遍得想起他。每次面对他,心里又会莫名地内疚难过。想到蓝湛说在云深不知处可以保护自己,心中就莫名地感动,就会产生一种想要立刻和他走的冲动……理智却又一次次地把他拖回原地。

        ……自己到底在纠结些什么!

        见魏无羡神色有异,一旁的江澄瞪着他,道:“怎么,见到我姐,你不高兴啊?”

        魏无羡斜了他一眼:“你闭嘴。”转而对江厌离道:“师姐这是……要和金子轩成亲了?”

       “否则呢,你以为要嫁给你吗?”江澄道。魏无羡懒得理他,继续对江厌离道:“前几日在酒楼听说啦。”

        “是啊,”江厌离原地转了一圈,大红的婚服在阳光下格外耀眼,“快帮我看看,好不好看?”

        “好看。”魏无羡的眼眶有些湿润。这是从小到大一直陪伴他的、比亲姐姐还亲的师姐,是为数不多的真心对他好的人之一。如今,全世界最好的师姐,终于要嫁人了。

        正感触着,院落的门突然被人踢飞了。

        院子上空也渐渐出现越来越多御剑的术士。

        魏无羡心中暗道不妙,自己或者江澄这是被人盯上了。

        为首一人甚是面生,居高临下道:“江宗主。前日听说魏无羡叛逃江氏,云梦江氏已将其逐出家门。今日此情此景,鄙人私以为……并非如传言所说啊。”

        闻言江澄并未答话,左手却已悄悄覆上佩戴紫电的右手。

        见状魏无羡心道,不管这些人是哪家的,现在江澄和师姐与自己私会已经被发现,用不了多久夷陵老祖和云梦江氏假分裂、江家家主私会魏无羡的传闻在仙门百家就会人尽皆知。

        到时世人不免又会纷纷揣测自己,甚至还会给云梦江氏扣上一顶暗中策划欲一家做大的帽子。

        除非……

       想到此处,魏无羡伸手摸向腰间陈情。

评论(1)

热度(77)